Thursday, December 21, 2006

一則有趣的文章

對朋友的一點心意 ” - 李偉文

文中提及 “ 要台北人請你吃一頓飯,比要他回你一封信還要容易。”

聽了不禁一笑 , 真是一語中的 .

雖然我也很久沒有親手寫封信給朋友 , 在我印象中 , 我好像只有親手寫信給我奶爸過 , 我只寫了一封 , 事後得知 , 我奶爸也寫了一封信給我 , 只是他的兒子忙得忘了去寄 , 直到我去奶爸家玩時 , 才知此事 , 也才看到這封信 .

奶爸的信我早就不知放到哪去了(真是不好意思) , 但印象中該信字跡工整 , 大有長輩對晚輩的諄諄教誨 .

這一封信 , 我雖然不知道放到哪 , 但看到信件時的感覺 , 卻至今都沒忘 .

或許這原因 , 當我在寄電子郵件時 , 我也偏重親手打一封信 , 而不是寄轉寄信 , 覺得親手打封信比較 “ 有感覺 ”.

雖然我也有一大堆待辦的事 , 一大堆老師指定要看的書 , 但 , 當我在word打上朋友的名字時 , 同時心裡也是想這這位朋友 , 接下來 , 寫下我近日的發生的事情 , 花些時間寫封信給朋友 , 我覺得還是值得的 .

難怪西方稱書信是“ 最溫柔的藝術 ” , 想來的確是件很溫柔的事 , 特別是在這忙碌的時代 .
Post a Comment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