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December 22, 2006

忍者龜和蜘蛛人

門神
今日去鹿港拍照 , 拍完福興穀倉 , 到龍山寺時 , 在同學的導引之下 , 看到一幅奇怪而有趣的門神 , 原本的尉遲敬德和秦叔寶 , 換成了忍者龜和蜘蛛人 , 哈 , 這還真有趣 .

Thursday, December 21, 2006

一則有趣的文章

對朋友的一點心意 ” - 李偉文

文中提及 “ 要台北人請你吃一頓飯,比要他回你一封信還要容易。”

聽了不禁一笑 , 真是一語中的 .

雖然我也很久沒有親手寫封信給朋友 , 在我印象中 , 我好像只有親手寫信給我奶爸過 , 我只寫了一封 , 事後得知 , 我奶爸也寫了一封信給我 , 只是他的兒子忙得忘了去寄 , 直到我去奶爸家玩時 , 才知此事 , 也才看到這封信 .

奶爸的信我早就不知放到哪去了(真是不好意思) , 但印象中該信字跡工整 , 大有長輩對晚輩的諄諄教誨 .

這一封信 , 我雖然不知道放到哪 , 但看到信件時的感覺 , 卻至今都沒忘 .

或許這原因 , 當我在寄電子郵件時 , 我也偏重親手打一封信 , 而不是寄轉寄信 , 覺得親手打封信比較 “ 有感覺 ”.

雖然我也有一大堆待辦的事 , 一大堆老師指定要看的書 , 但 , 當我在word打上朋友的名字時 , 同時心裡也是想這這位朋友 , 接下來 , 寫下我近日的發生的事情 , 花些時間寫封信給朋友 , 我覺得還是值得的 .

難怪西方稱書信是“ 最溫柔的藝術 ” , 想來的確是件很溫柔的事 , 特別是在這忙碌的時代 .

Saturday, December 16, 2006

霧峰林宅

00070014
霧峰林宅經三年半的整修 , 卻在修復後沒多久 , 便遇上了921大地震 , 隔了許久才又重新整修 , 但2006/12/1去霧峰林宅拍照時 , 還沒修復好 , 想是921大地震的破壞力太大 .

我到霧峰林宅時 , 雖還未修復好 , 但看霧峰林宅的殘蹟 , 依舊可以想像得出過去霧峰林宅的輝煌 , 或許是霧峰林宅仍在修復 , 所以柱樑斗拱 , 看得十分清楚 , 木料細材推放在重建場合 , 使得重建場合充滿了木香 , 雖是殘蹟但卻有另一番風味 , 但好其的是 , 921至今已許久 , 何以重建到今日都還未建成 .

Blog內的相關文章
Sun, Dec 10, 2006 -頤圃的幾個特別的地方

Fri, Dec 8, 2006 -頤圃

Tuesday, December 12, 2006

B & O eCard

B&O-eCardB&O-eCard-0001
由於我也有在使用Beoplayer音樂播放軟體 , 所以時有收到B & O的廣告信件 , 幾天前收到一封B & O的mail , 這應該是新產品的促銷活動 .

B & O把新產品做成一張張有趣的賀卡 , 讓人寄送賀卡 , 也能達到宣傳新產品的作用 , 這絕對比寄一大推廣告郵件還來有用 .

網址如下 :
http://www.bang-olufsen.com/web2/beosound3/ecard.asp

點進去後 , 會看到一張空白的賀卡 , 可在上面選取喜歡的圖片後 , 選擇被景顏色 , 開頭 , 接下就是輸入email信箱等 , 使用方法如同其他寄賀卡的方式一樣 , 方便簡單 , 有興趣的人可試一試 .

Blog內的相關文章
Thu, Nov 3, 2005 -BeoPlayer

Sunday, December 10, 2006

頤圃的幾個特別的地方


上一篇說頤圃有這中國 , 日本和西洋的建築風格 , 這個開窗就很日式
, 日本瓦所建成的屋頂下是抖拱結構 .

房間內有幅看上去還未完成的畫 , 畫中有魚 , 水草等 , 感覺好像是隨意畫之 , 反正看上去就像是未完成的樣子 , 還是畫這幅畫的人 , 只畫了一部分 , 等有空在畫上其他的 , 不知道.

浴室裡的浴缸小小的 , 淡綠色的磁磚 , 顏色滿好看的 , 只是小了點 .

房間 , 我朋友說那是歐風 , 蠟燭式燈具 , 這幾種不同風格式樣交織在一起 , 別具風味 .

Blog內的相關文章
Fri, Dec 8, 2006 -頤圃

Friday, December 08, 2006

頤圃

頤圃頤圃
12月1日到頤圃參觀 , 也拍了些照片 .

頤圃原屬於霧峰林家林奠國族支所居住的宅邸 , 原作為穀倉及客房使用 , 後改為嬉遊及宴客之所 , 以前傳聞地下室中設有舞池 , 其實是沒有的 .

921大地震 , 頤圃並未倒塌 , 但卻毀於流浪漢的一把火 , 而今已重建完成了 , 而我這次看到的是重建好的頤圃 , 頤圃初建於1906年 , 距今剛好100年 , 現今 , 頤圃已屬私人 , 非公家機關擁有 , 以後想進頤圃想必很難了 .

我不知道原來的頤圃長什麼模樣 , 但重建後的頤圃卻有這中國 , 日本和西洋的建築風格 , 傳統中國合院式建築 , 屋頂覆蓋的卻是日本瓦 , 內部空間和燈具 , 卻是非常西洋 , 整體撘配起來 , 給人很特別的感覺 .

覺得奇怪的地方是 , 大部分的門和一些房間都很好小 , 門寬大約只比人的肩寬還要大一點而已 , 有些小空間還有二樓( 或許是閣樓 ) , 卻沒有樓梯 , 我不好爬上去 , 有一間房間的牆上 , 畫這水草 , 魚 , 好像還未完成的樣子 .

不過整體而言 , 頤圃是一座很特別也美的建築 .

Tuesday, December 05, 2006

非常爵士夜音樂會

2006-12-9-綠園道
上次(2006/10/1)到台中市役所參觀彩繪薩克斯風特展 , 因為也有參加此特展的一項抽獎活動 , 所以留下了E-mail信箱 , 今天收到他們寄來另一項活動訊息非常爵士夜音樂會 .

非常爵士夜音樂會在這星期六(2006/12/09)晚上七點 , 於美術館綠園道(五權五街與五權西四街口)舉行 , 不需要門票 ,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(或許應該說 “ 聽聽 ”比較正確) .

彩繪薩克斯風特展的抽獎日期為2006/12/15 , 希望我能抽中那支彩繪薩克斯風 .

Blog內的相關文章
Sun, Oct 22, 2006 -台中市役所和台中州廳

Fri, Oct 20, 2006 - 吃飯時還有如此風景

Sun, Oct 1, 2006 - 彩繪薩克斯風特展

Saturday, December 02, 2006

國王與我(The King and I )

The King and IAnna and The KingThe-king-and-i

今天上午到霧峰林宅和頤圃拍照 , 下午整理了一些東西去找老師談設計的問題 , 到了晚上 , 終於有點空閒時間 , 到圖書館看些影片.

最近常看一部1956年的老片 國王與我(The King and I )這部片應該是改編百老匯名劇為歌舞片的電影 , 這部片很好看 , 演該片的暹邏國王 尤伯連納(Yul Brynner) , 突出的光頭造型,和時而威嚴 , 時而固執(或許該說任性)氣勢,更讓我對這位光頭國王令人印象深刻 .

國王與安娜 , 在我們能共舞?(Shall We Dance?)的樂曲下的那一場舞 , 應該是該片最為經典的一段橋段吧 , 先是國王與安娜共唱Shall We Dance?之後 , 在安娜教導國王跳舞時 , 二人漸漸流出情愫 , 當然二人都未言明心中的情愫 , 也沒機會言明 , 因為國王沒多久就去世了.

整部片都很好看 , 唯獨國王的死 , 死得太突然了 .

和1999年重拍的安娜與國王( Anna and the King ) , 相比 , 我覺得還是由尤伯連納(Yul Brynner)主演的國王與我(The King and I )比較好看 , 這可不是先入為主的觀念 , 因為1956年我都還沒出生 , 我反而是先看過周潤發演的安娜與國王後 , 才在今天看了國王於我 .

我也看過卡通版的國王與我 , 比較接近1956年的版本 , 只是那位算是大臣(還是宰相)變成了壞人 , 還有些改編 , 但是改編較大還是1999年重拍的安娜與國王 , 但不管如何改 , 那經典的國王與安娜的共舞橋段都還是保留下來 , 不過1999年的安娜與國王 , 電影主題曲換成由Joy Enriquez唱的How can i not love you?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